高压5小时,TikTok的生死之战

高压5小时,TikTok的生死之战

来源 | 伯虎财经(bohuFN)

作者 | 阿桃

3月23日,牵动着中国科技圈每个人的心。

数据安全问题,TikTokCEO周受资在美国国会大厦遭到了美国一众议员的连环质问,中间他多次被打断:

“我可以回应吗?主席”“不行,我们要继续听证会。”

5个多小时的听证会,只给周受资开场6分钟的完整发言。其他时候,不到20秒就被打断。

这家公司在过去的两年,遭遇三次“围剿”。从最开始的行政令,到后来参与国会听证会;从和美国其他科技公司一起被传唤,到被单独针对,情势越来越严重,TikTok派出的高管级别也越来越高。

指责、蛮横、百般刁难、咄咄逼人,美国政客剑拔弩张;儒雅、得体、逻辑清晰、不卑不亢,周受资扛住了压力。这是第一家来自中国科技公司的CEO面对美国国会的质询,也是第二家被美国政府动力行政力量打击的中国公司。

01 听证会的“陷阱”

关于本次听证会,先来聊聊两个问题:TikTok为什么要参加听证会?美国听证会是怎么回事?

过去两年,TikTok的隐私安全问题饱受争议。2020年,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威胁要么禁止TikTok在美运营,要么字节跳动剥离TikTok美国业务并出售给美国本土企业

虽然拜登就任后,撤销了特朗普对TikTok的禁令,暂时缓解了TikTok在美国的生存危机。

但从2023年2月起,美国要求联邦政府卸载TikTok,甚至推进《数据法》以此来授权总统禁用TikTok。

为什么美国要百般刁难TikTok?

要知道,全球日活用户数超过10亿的APP只有5个,其中4个来自于美国,而TikTok是唯一一个中国公司开创的APP。50%的美国人,30%的欧洲人,30%的东南亚人都在使用TikTok,全世界每天都有10亿以上的人在刷TikTok。

出身基因、巨大影响力、内容平台引发的安全问题,将这家公司推向了风口浪尖。

这场听证会,无疑是个“鸿门宴”。

2020年,苹果、亚马逊、谷歌、脸书这四大科技巨头的CEO就曾因为反垄断问题被叫去听证会,而等待这“四大天王”的,是十几位虎视眈眈的议员和一连串直击灵魂的拷问。

为了保证听证效果,司法委员会进行精心的准备,准备的文件达到130万份,组织的采访也达到了数百个小时。

听证会看似是“拷问”,实则更像是一场“政治秀”。对这些美国巨头来说,即便最终自己会遭遇惩罚,也不过是象征性的罚款,完全不会伤筋动骨。基于这种判断,他们的答辩策略就是表现出对政客们的顺服、同时强调自己对就业和经济增长所起到的贡献,而对实质性的问题,则尽可能顾左右而言他。正是在这种策略的指导之下,本该在听证会上出现的唇枪舌剑被替换成了谈感恩、表忠心和“打太极”。

2018年,将TikTok视为宿敌的Facebook因为数据泄露事件接受美国国会质询。最后的结果,也只是进行了50亿美元的罚款。

高压5小时,TikTok的生死之战

(图源网络,TikTok美国听证会现场)

可TikTok当下面临的处境却更为复杂,一边需要在美国努力打造自己的本土化形象,另一边自身基因,TikTok不能出售。

TikTok的核心技术如推荐算法早已被纳入中国商务部2020年发布的《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》,此举被视为旨在避免未来出售TikTok。

这家公司进退两难。

这并非TikTok首次舌战国会山,上一次是在2022年9月14日,坐在听证会上发起提问的依旧是委员会主席凯西·罗杰斯(Cathy Rogers),“隐私”、“数据安全”、“保护未成年人”成了质问要点。

这一次,她把同样的问题抛给了周受资。

“会上说了很多,说实话,我自己也还在消化中。这次听证会长达5个多小时,充满挑战,和预想的一样,没有给我们留下多少澄清事实的空间。”周受资在会后感叹。

02 三问隐私安全

听证会上,最多被提到的是隐私安全问题,其中一位议员的问题引起众人的关注:

问:TikTok是否可以访问家庭WiFi网络?

答:它将不得不访问网络才能连接到互联网

这与2020年那场围绕反垄断主题展开的听证会有“异曲同工之处”,一位议员一脸严肃地问脸书CEO扎克伯格为什么封了特朗普之子的账号,搞得扎克伯格一脸迷惑,不知所措,很久之后才说出一句:“那是推特干的……”

一场本因严肃、专业的听证会却透露出了太多的不专业,凸显出明显的两党纷争。

而这场听证会,充斥着议员们对TikTok的谴责与打压。

高压5小时,TikTok的生死之战

(图源网络)

一问:如何保证用户数据安全?

早前,一位议员曾提出这样的观点:中国应该出口廉价T恤衫,而不是让TikTok成为“美国最大的媒体公司”。

如今美国已经有三分之二公民在使用 TikTok,超过 1.5 亿美国用户每天会花费超过 90 分钟在 TikTok 上,急速增长的用户数量也让美国政界越来越多人担心TikTok是否会通过获取到的用户数据对推广特定内容——就像Google、Facebook曾经做过并被曝光的事一样。

首先是,Tik Tok的用户隐私问题。

许多议员怀疑TikTok一直在将这些隐私数据卖给一些代理公司牟利,还有一名议员提到只有立法才能确保用户数据的安全。

周受资坚决否认了公司通过售卖用户隐私数据盈利的说法。他反复强调公司如今已经没有获取本地用户的精确地理位置:“我们并没有比行业内的其他公司收集更多的用户数据”。但许多议员依然以“Tik Tok过去曾经这么做过”步步紧逼。

为了尽可能在美国合规化运营,打消美国政府的疑虑,TikTok在美国几乎做到了数据全透明。

本次听证会之前,TikTok已在名为“Texas”的数据安全计划上投入超过15亿美元,目前该项目拥有近1500名全职员工,并与甲骨文公司签订合同,由后者负责维护 TikTok 美国用户数据。

也就是说,美国政府想要调用TikTok的数据,不需要找TikTok,直接找甲骨文就行了。至于美国指控的TikTok存在数据外泄的风险,如果真的外泄了,那也一定是甲骨文出卖了Tiktok的数据。

纵观当下科技公司,其他社交媒体平台也曾“不适当地管理数据”,例如Facebook与已经倒闭的英国政治咨询公司剑桥分析,但这些例子都被议员选择性无视。

高压5小时,TikTok的生死之战

(图源网络,TikTok美国听证会现场)

二问:如何保证数据透明度?

短短5分钟内,周受资十几次提到“透明度”,并坚定表示,“TikTok是唯一一家能够在美做到这个程度的科技公司”。这句话他也在整场听证会上重复了多次。

但罗杰斯不为所动,不仅对TikTok此前的说法不买账,还称德州计划(前面提到的“Texas计划”)是一种营销,希望能看到周受资更明确的表态。她还以严肃语气提醒周受资“不要撒谎”,“不然将受到法律制裁”。

关于“透明度”建设方面,Tiktok不是没有努力。

2020年3月,公司公布了透明化建设的两项重要举措,向外展示公司的安全可信赖。其一是建立“透明度和问责中心”,并发布《透明度报告》。受邀的访客可以在这里参观TikTok的内容审核后台系统,看到APP的一些代码及其他数据管理操作。

其二,是组建了一个内容顾问委员会,这个委员会由独立的学者、专业人士构成,他们为TikTok在美国的团队提供内容治理、技术伦理、数据安全等方面的建议,并履行监督义务。

另外,建立独立的美国数据安全公司(USDS),用于专门管理美国用户数据。同时,执行数据隔离工程“Clover”和数据安全工程“Texas”这两项计划,每年光运营成本就均在10亿美元左右。

听证会上,周受资一再回应,为了确保保护美国用户的数据,会提供透明度和第三方监控,努力解决隐私问题。

但多次被议员打断说话,并遭到质疑,“我觉得这很荒谬”。

三问:TikTok是否通过算法危害未成年人?

有议员认为TikTok的算法导致其平台上存在不少涉及枪支暴力、色情、毒品乃至自杀和自残等对少年儿童很有危害的内容,而且这些内容正在被不断推送给未成年人。

但是,这些议员都将这些内容的出现完全归咎于TikTok,却闭口不谈美国本身的“国情”。

TikTok不是美国第一个就“未成年人保护”问题饱受质疑的社交媒体。最著名的是2021年曝出的“脸书报告”,报告显示,有13.5%的少女认为,脸书旗下的Instagram加深了她们的“自杀念头”;17%的少女认为,Instagram导致了她们的“饮食失调”。

有趣的是,周受资在回答这方面的问题时,倒是给出了一个相当打脸这些美国人的回答。他说,在他的祖国新加坡,TikTok上就没有毒品的内容,那是因为新加坡有着极为严格的打击毒品的法律。

2022年第一季度,TikTok大约将90%极端暴力内容于24小时内下架。在去年的听证会上,提问的美国参议员也承认这一数据“挺不错的”。

尽管如此,本次参会议员们依旧是强势提问,眉头紧锁,不听解释。被众多议员包围的周受资,弱小,委屈,但没有破防。

03 TikTok的生死战

扎克伯格曾评价,TikTok 是“非常高效的竞争对手”。

TikTok的高效在于它有出色的算法,算法将最棒的内容根据用户习惯、浏览历史推荐给他们。这个强劲对手的出现,让北美Facebook用户逐步减少,去年股价甚至一度下跌超过 56%。

Facebook从将TikTok视为最尊贵的客户,到多次呼吁美国政府封杀TikTok,双方竞争充满敌意。因为TikTok和Facebook在商业模式上高度雷同——主要靠卖信息流广告赚钱。

当越来越多的用户被TikTok抢走后,Facebook的广告客户也大量地被TikTok所抢走。TikTok在美国直接动摇的就是Facebook的广告业务的根基,杀入了Facebook的商业利益腹地之中。

据牲产队报道,扎克伯格甚至不惜撕下伪善面具,在美国国会中投入重金去游说,以推动美国政府封杀TikTok。

2017年-2020年,TikTok像八爪鱼的脚在地球上肆意伸展,全球化版图不断撑大。但从2020年开始,TikTok开始变得“小心翼翼”,开始在西方与中国之间寻找平衡点。

比如在美国努力打造自己的本地化形象:在人员构成上,无论GR团队还是工程师,Tiktok都在大量招聘美国人,提高美国员工含量;在办公地址上,TikTok将美国总部设立在洛杉矶,而洛杉矶向来被看作新移民聚居地;而在高管团队上,周受资是新加坡人、信任和安全负责人是爱尔兰人。

近两年,TikTok也在加大GR方面的投入。不仅先后招揽了前共和党参议院多数党领袖、前民主党参议员、硅谷著名游说团体负责人以及Facebook、亚马逊曾经的发言人,试图缔造强大的“游说军团”。

还在游说资金上的投入也越来越多:2020年为260万美元,但2022年已上升至540万美元,增长约107%。

但当前,TikTok命运未卜。

目前美国政府以及一半以上的州都已经发布禁令,禁止在政府设备上安装 TikTok,包括加拿大、英国以及欧盟等国家也都发布了类似的 TikTok 禁令。

这一幕似曾相识,2018年开始华为遭到美国多重制裁打压,从孟晚舟被逮捕到保释,从华为手机无法使用高通芯片,谷歌停止与华为合作,芯片供应被掐断,华为不断遭到攻击。

前者涉及国家安全,后者技术打压。

战争无一幸免者。在听证会外声嘶力竭抗议的,还有TikTok上的创作者们。

22日,一些美国议员以及数十名TikTok 内容创作者聚集在美国国会大厦外,举着写有“保留TikTok”的标语,以示抗议。

高压5小时,TikTok的生死之战

(图源网络,创作者们在华盛顿抗议)

TikTok创作者杰森·林顿表示,“我使用TikTok来分享对家人的爱……我要求我们的政客们:不要夺走我们建立的社区。”

据周受资透露,TikTok上有500万个美国企业用户,大部分是中小企业。其中年收入排名前七的创作者,平均年收入就达到了700万美元以上。

TikTok早已成为美国不少民众、小企业的经商工具,同时上面也聚集了不少中国电商商家。“国内直播电商竞争太激烈了,我不想再卷了!”一位中国主播将阵地转移到了TikTok上。

但眼下,在TikTok上带货,无论是主播还是机构,都面临着政治经济、文化差异和法规政策等各个方面的挑战。

周受资能改变现状吗?如果TikTok被禁又将如何应对?在这个世界,假如你不被欲望吞噬,或许你就能一口吞噬欲望。但欲望之外,还有一条跨不去的红线。

参考来源:

1.36氪未来消费:TikTok周受资舌战国会山:中国科技公司的一场远征

2.牲产队:为什么美国要执意封杀国际版抖音TikTok?

3.观察者网:TikTok CEO周受资亲赴美国“鸿门宴”,迎接他的是什么?

4.经济观察报:美国四大科技巨头的听证会:直击灵魂的“拷问”还是“政治秀”?

*文章封面首图及配图,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。若版权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,请及时联系我们,本平台将立即更正。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6367931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
(0)
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
上一篇 2023年3月28日 上午9:02
下一篇 2023年3月28日 上午9:05

相关推荐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